“七笔账”:账账惊心笔笔泪

发稿时间:2012-09-21 浏览次数:518

有一名“落马”贪官在囚室中,发出这样肺腑的忏悔。他曾是某市建设局局长,本该在事业上大展拳脚的他,现在却不得不呆在看守所。他任职期间,在提拔任用干部,给企业借款,返还奶税款,减免工程开发配套费,违规操作工程招投标,减少、缓交、返还土地出让金以及亲属和他人安排工程、协调项目开工等方面,利用手中的权力收受贿赂、违纪违法数额达400余万元。

曾经呼风唤雨、风光无限的他,以自己腐败前后的“七笔账”,深深地警醒那些仍在执迷不悟中的“腐败”干部们。

 

 

“七笔账”:账账惊心笔笔泪

 

一算”政治账”,我自毁前程。在看守所的8个月,我无时无刻不在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我由一个普通铁路工人的女儿,通过个人努力特别是组织的培养和领导同志的关心才成长起来。我先后担任设计院主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建设局局长等,同时还是市人大代表,是徐州市少有的几个令人羡慕的正处级女干部之一,管理着成百上千的职工,对人、财、物拥有重要的决定权,每到一处前呼后拥,令人尊敬,但从我被戴上手铐的那一刻起,却宣判了我政治生涯的终结。我多年的辛勤努力毁于一旦,公职没了,党籍丢了,不仅亲手断送了自己的政治前程,也给党和政府的威信和干部队伍的形象带来了严重损害。去年71日,我在看守所里迎来了党的生日,那一天,我躲在监舍的角落整整哭了一天。不是党抛弃了我,而是我脱离了党的怀抱。回想这一切.我几乎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二算“经济账”,我倾家荡产。在看守所里,我一直在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钱是人人向往的,但拥有多少钱才算多、才足够呢?我曾经聚敛了那么多钱财,而现在却身无分文,恰恰是我曾经向往的“钱”蛀空了我的灵魂,带给了我牢狱之灾。到了这时,我才真正把“钱”看的很淡很淡,等待我的将是漫漫刑期和铁窗生涯,再多的财富又有何用。生不带来,死也不可能带走。如果没有当初对钱的贪欲,哪会这样。我――住,有宽敞的房屋;行,有专车接送;吃、穿更是不用操心;工资收入也足以让我过上富有的生活.营造一个幸福家庭…但这―切现在对我来说都已经化为乌有,想得到更多反而失去更多。我用贪欲买来了夫离女散,买来了高墙铁窗的禁锢,买来了―年四季都脱不掉的黄马夹,现实让我认识到,腐败迟早是要付出代价的!

三算“名誉账”,我身败名裂。我的名字曾经是女强人的代名词,我从未想到“劳改犯”会有一天能和自己联系在一起。我曾经拥有过鲜花、掌声,在享有成功的同时,也得到了一定的社会地位。我曾是家里的光荣和骄傲,是父母最大的安慰,是女儿引以为荣的母亲和她人生值得信赖的第一位老师、引路人,也是丈夫愿为之放弃事业的妻子。但今天,这一切荣耀竟成为人所唾弃的耻辱;今后,我的名字将和贪污受贿这个词连在―起,也给我女儿和家人的名誉和前程带来无可挽回的打击,这是用生命都无法挽回的,一旦失去就将永远不会再回来,这种损失太惨、这种代价太大。我的脸上将永远刻下“女贪官”的烙印,我也无法再面对我的亲朋,更无颜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

四算“家庭账”,我夫离女散。在看守所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孤独的丈夫和离娘的女儿,想着他们是如何度过这难熬的每一天的,每次不得不出门时,是否有意识躲开熟人;想着他们谁去买菜,谁在做饭,怎么吃的,还能否吃下去;想着他们是不是承受不了这种巨大的打击,身体也如我日渐消瘦。当我听说丈夫曾几次想跳湖自杀后,我彻夜未眠,几乎哭瞎了眼睛。我已经有8个多月没有和我的家人见面了,但夜里经常做梦,只有那时才能等到一家人团聚和欢声笑语的时刻,而醒来后回味这短暂的甜蜜却让我更加悔恨自己。我本有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这一切都将因我的贪婪而葬送,还要背负我给他们带来的耻辱。我不知道我刚走向社会的女儿怎样面对残酷的现实和世人的冷眼,如何去承受这巨大的落差,也不知道丈夫以后如何独自支撑起这个残破的家。我愧为人母,没有给孩子做健康向上的人生表率;愧为人妻,没有给丈夫带来平安幸福的家!

五算“亲情账”,我众叛亲离。现在,我的周围都是些以往我所不齿的“社会渣子”――杀人嫌疑犯、抢劫嫌疑犯、盗窃嫌疑犯,听到的只是镣铐声,我不敢、也不愿和她们交流,只能躲在囚室的角落里暗暗垂泪。想从前,家人以我为荣,亲友亲近我,群众仰慕我,下属敬畏我。多少人主动上门和我攀亲戚、套近乎、恭维我,围绕着我的是―张张笑脸、―声声溢美之辞。而今,我走进了监狱高墙内,听说那些平素和我家交往密切的亲朋好友再也没有到我家去过,那些曾和我同窗共读的同学也不再炫耀和我的浓情厚意。谁愿意和一个腐败分子有牵连和瓜葛?是我的行为让他们远离了我,我愧对曾经关心我的亲朋好友、同事同乡。失去了亲情,也失去了友情,脱离了社会,我从此成了―只断线的风筝无依无靠,只能在漆黑中飘摇。

    六算“自由账”,我身陷牢笼。没有自由将失去生命的精彩,失去自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渴望自由的感觉也许只有失去自由的人才能真正体味到。在这里,我不敢说自己从前是个当官的,是因为腐败进来的,怕她们的嘲弄和殴打。我睡在一个死刑犯的身边,她身上的脚镣手铐的哐铛声时时让我心惊肉跳,刚开始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即使后来偶尔入睡也是恶梦连连,经常吓醒。在这里,我看不到日出日落,眼前的天是方的、地是方的,周围只有高墙铁网和荷枪实弹的武警以及偶从铁窗外飘过的几朵白云。被剥夺人身自由的我,将在漫漫铁窗高墙下度过余生,我甚至天天盼望检察机关来提审我,盼望纪委的同志来和我谈心,因为这样可以暂时脱离囚室带来的恐惧和郁闷,享受一丝新鲜空气和自由。

    七算“健康账”,我身心交瘁。现在我是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蹲监坐牢”了。在这里要遵守监规,所有的行动都要听号头的吆喝和驱使,一日三餐也只有稀饭、馒头和咸菜,很少能见到荤腥。我有时能在脑海中浮现在职时的情景,那时什么都吃腻了,现在偶尔见到菜汤里一块小肥肉,也要放在嘴里品尝半天。以前我是一头秀发,现在几乎都变成灰白色的野草,成缕成缕地往下掉。以前我打网球、练太极,有着良好的医疗保障和就医条件,而现在天冷了能有一个热水袋就是我最大的满足了,我不知道这多病的身体能否经受住监狱的煎熬。